跟禁欲太久的老公闪婚,新婚夜,我累到双腿发抖……

唐氏集团,广告创意部摄影棚正在拍摄一组珠宝平面广告。

  摄影师和摄影助理调好灯光后,代言钻戒的知名模特周佳凝罢工了!

  一会要吃水果,一会要吃冰淇淋,一会又说要休息。

  摄影部总监来沟通过,无果。

  广告创意部总监来沟通,还是无果。

  这款珠宝广告已经确定于下周日登上权威周刊封面,时间很赶!

  “去请夏总!”广告创意部总监,姜予恒刻意提高嗓音,对身旁的助理吩咐。

  “夏总?就是那个失宠的被打入冷宫里的皇后?”穿着洁白婚纱的周佳凝坐在沙发上,边打量着手指甲,边扬声说道,声音尖尖的,语气十足嘲讽。

  她身边还蹲着一名助理,正拿着抛光纸帮她磨指甲。

  这个姜予恒以为把夏一冉请来,她就怕了?

  那样,正中她的下怀!

  老外摄影师不耐烦地频频看着手表,他也是大牌摄影师,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无礼傲慢的模特!

  不消片刻,摄影棚厚重双开木门被人从中间推开。

  女人穿着乳白色的套装,披着一头大.波浪棕栗色卷发,一张精致完美的脸庞上,噙着精致优雅的微笑。

  “夏总!”

  现场工作人员异口同声地喊,夏一冉微微点头,步调不疾不徐地朝这边走来,宝蓝色高跟鞋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  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强势的气场,举手投足之间透着一位成熟职场人士才有的从容、优雅。

  模特周佳凝仍坐在原位,拿起茶几上果盘里的一颗翠绿的水晶葡萄,慢条斯理地剥着皮。

  “周小姐,听说这支广告你不想拍了?”

  夏一冉边说着,边绕过茶几,在沙发上坐下。

  “没有啊,谁说我不拍了?我没说不拍啊,我只是口渴了,吃完这盘葡萄就好了。”开玩笑,如果这条广告不拍的话,她要赔给唐氏违约金的!

  这个女人不是胸大无脑。

  夏一冉微笑,在心里冷哼。知道这个周佳凝是故意耍大牌,以她这慢条斯理的速度,这盘葡萄吃完,还不得太阳落山?

  “周小姐是说,吃完这盘葡萄,就开工?”

  “是啊!”周佳凝连忙说道,慢悠悠地,又拿起一颗葡萄。

  这时,夏一冉也拿了一颗。

  “我也有点口渴了呢。”

  她说着,将带皮的葡萄塞进嘴里,吐出葡萄皮,没吐籽,然后又是一颗。

  看得周佳凝目瞪口呆。

  不一会儿,夏一冉就吃光了整盘葡萄,她抽了张面纸,擦了擦手,站起身,拍了下双手。

  “OK,葡萄吃完了,周小姐可以开工了!Da.vid,please!”夏一冉说着,右手扬高,帅气地弹了个响指,操着流利的英文对摄影师扬声道。

  周佳凝怎么也没想到夏一冉会用这样的小计俩!

  她当然气不过,站起身。

  “夏总,我可是唐总的红颜知己,你得罪了我,就不怕你老公找你算账?”周佳凝描着精致妆容的脸上,一脸得意,对她示威。

  真是可笑,居然有小三堂而皇之地在原配面前示威!不过,确实有,这样的事情她夏一冉隔三差五都要面对一次!

  夏一冉微微一笑,笑容是那样明媚。

  “那就试试咯?”说罢,她转身,不想和这种女人浪费唇.舌。

  “今天拍不完,谁也不许离开!一直留下到拍完为止!”这话是对周佳凝说的。

  只是夏一冉强势的话才说完,那道厚重的双开木门又一次被推开。

  穿着一身昂贵手工西服,身材高挑修长的男人,大步走了进来。帅气干净的商务发型,五官精致无暇,浑身上下透着成熟男人的魅力。

  “唐总!”周佳凝见到唐皓南,委屈地喊了声,提起婚纱裙摆,朝他奔去。

  影棚里,除了三名主角,其他人都暗暗地倒抽口气!

  夏一冉的目光淡淡地落在那一对男女那,女人小鸟依人,委屈地趴在男人的宽广胸膛里,而那男人,正是她的丈夫!

  她夏一冉的丈夫,唐皓南,唐氏集团总裁!

  “小宝贝,怎么了?”唐皓南温柔地问。

  嘲讽而冰冷的目光落在不远处夏一冉的脸上,他的妻子!

  她是那样淡然,看自己哄着别的女人,居然像在看一对陌生人。

  他十分讨厌她的淡然,十分!

  “唐总……人家身体不舒服,不在状态,夏总她……”周佳凝一脸梨花带雨趴在唐皓南怀里抽噎,现场工作人员简直也看不下去了!

  但是,谁又敢斗着胆子管总裁的“家务事”!

  就连唐家的女婿姜予恒也没吱声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唐氏上上下下几乎所有员工都知道,夏一冉这个总裁夫人,不受宠。

  他们结婚四年,隔三差五的,总裁和莺莺燕燕的绯闻都要上次头条。

  夏一冉矗立在原地,如一尊雕塑,一动不动,目光淡然。

  丢脸吗?

  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,当着员工的面秀恩爱。当然丢脸。这里的姜予恒还是她大学时的学长,唐家的姑爷。

  不过,习以为常了。

  唐皓南搂着周佳凝朝夏一冉这边走来,“宝贝, 是不是下面不舒服?想我了?”

  露骨无耻的话清楚地传进她的耳里,她不知道其他员工有没有听到,总之,她是听得清清楚楚!

  唐皓南抬起左手,示意其他人离开,夏一冉也迈开步子,准备走。

  “夏总,你留下。”唐皓南的声音如魔音,教夏一冉的脚抬起又落下。

  夏一冉看向他,目光镇定,“唐总,请问有何指教?”她淡然地看着那张刻骨的俊脸,礼貌得体地问。

  摄影棚里,只剩下他们三个人。

  “佳佳,去休息室等我!”唐皓南一声令下,周佳凝迅速从他怀里离开。

  其实周佳凝也不过是唐皓南用来羞辱夏一冉的棋子之一。

  之所以敢在夏一冉面前嚣张放肆,是有唐皓南撑腰和唆使!

  这下,摄影棚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人!

  夏一冉明显地感觉到了从唐皓南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冷意,冷得教人发颤,但她依旧镇定,面带微笑。

  在他面前只有强装微笑,才算输地不是太彻底!

  突然,下颌传来灼痛,头硬生生地被他抬起,他的虎口狠狠地掐住了她的下颌,她被迫地抬起头,看着他。

  “夏一冉!谁给你的权利,胆敢欺负我的女人?!”

  唐皓南那阴鸷的眼神简直要把她给射穿!

  夏一冉很想把他的心口剖开,掏出他的心看看,看他究竟有多恨自己!多么地,恨之入骨……

  “唐总,公司制度给我的权利,如果这期封面不能如期交接,我们将损失……”

  “闭嘴!”夏一冉的话还没说完,已经被他喝住,她的脸色早已涨红,感觉两腮的骨头快被他掐碎了,生疼不已!

  但,这点痛算什么呢?能比得上万箭穿心的痛吗?

  果然……

  他的手松开,“那点损失算什么?只要我唐皓南的女人开心,别说上千万,就是上亿,我也照样打水漂!相反,被我弃之如敝帚的女人为我拉来的生意,就算上百亿,我也不屑一顾!”

  男人脸上的笑,那般俊美迷人,然而,说出的话,像是一根根带毒的箭,直击人心!

  她两腮上的红痕像褪色的玫瑰,一点点地消去,而后变得惨白、透明。

  仍然淡定 优雅地立在那,夏一冉早已听腻了他羞辱自己的话。

  她那无动于衷的反应,教唐皓南咬牙切齿!

  “在你眼里,里面的周佳凝算什么?回答我!”男人的双手搭在了她的双肩上,冷冷地问。

  “不准离开这半步!我和佳佳完事后,要是看到你不在,有你好看!”她刚想喘口气,那狠戾的声音自背后又响起。

  心,为何又疼了?她跌坐进沙发里,紧绷的身体终于松懈。

  不一会儿,休息室里就传来了女人的声音……

  她的丈夫,婚后四年,有名无实的丈夫,她曾经深爱着的男人,现在正在里间跟别的女人翻云覆雨!

  而她这个做妻子的,没有权利上前阻止,没有能力捍卫自己的权利,还被逼着在外面听着!

  她的腰一点点地弯下,头埋进了膝盖里,仿佛听不到女人的媚叫,心口一阵阵的钝痛,似压路机重重地碾压而过。

  鲜血淋漓,血肉模糊。

  ……

  没多久,唐皓南从休息间出来,刚想开口羞辱夏一冉。抬起头时,就见着弯着腰坐在那,脸埋在膝盖里的人儿。

  那么一瞬间,他的心莫名地抽.搐了下,喉头有些闷堵。

  好像看到了一个悲伤的夏一冉……

  悲伤?

  很好啊!她活该痛不欲生!

  可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,好像从没痛苦过!

  对他总是冷冷淡淡的样子。

  男人的双拳紧紧攥起,全身紧绷,怒意将他心头的那股莫名其妙的心疼给淹没!

  “唐……”

  周佳凝的声音,让夏一冉立即坐直上身,悲伤的情绪立即恢复平静,她假装打了个懒洋洋的哈欠,看向那对,狗男女!

  原来她没有伤心!只是在休息!

  唐皓南心里更加地窝火!他刚刚居然还有点心疼她!

  他真怀疑他跟周佳凝当着她的面做.爱,她都会无动于衷!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员工们不知总裁怎样摆平周佳凝的,化妆师给周佳凝补妆的时候,看到她胸口那些吻痕,大概清楚了。总裁和模特周佳凝当着总裁夫人的面在影棚恩爱缠.绵的事,很快就在集团内部传来了……

  夏一冉路过公关部公共办公区隐约听到员工在窃窃私语议论,她置若罔闻,脸上依旧噙着精致的微笑。

  刚进自己的独立办公室,助理安拉送来今晚“唐氏集团季度客户答谢会”方案。

  夏一冉坐在办公椅里,摊开文件夹,复审方案。

  “所有与会嘉宾全部确认了?有什么特殊情况没?”她合上文件夹,拿着自己的马克杯起身去倒了杯水。

  “夏总,所有与会嘉宾我已经三次确认过了,目前除了咱们总裁那边,所有嘉宾都确定能准时抵达酒店!”做事利索干练的安拉是她的得力助手,夏一冉喝了口水。

  “他是什么情况?不参加还是?”

  “许助理说,总裁不愿配合……不愿配合跟您走红毯……他今晚有女伴!”安拉硬着头皮说出实情,怕伤着老板的心。

  夏一冉却笑了,笑容很真,不似以往的伪装,“安拉,以后像我报告关于总裁的事,不用吞吞吐吐!”

  “可是,夏总,您真的不难过吗?他们说得,很难听……!”安拉是真的喜欢夏一冉这样的老板,干练、稳重还有本事,真不知道总裁是眼瞎了还是脑子进水了,放着这么优秀、美丽的妻子不爱,非要跟那些艳俗的花瓶搅在一起!

  夏总也是,自己的丈夫都那样对她了,为什么还不离婚呢?

  “安拉,我不难过,有些人有些事,不在乎,就无所谓。唐总不跟我去也好,今晚我跟你的一样,负责接待!去忙吧!”夏一冉平静说道。

  安拉皱眉,想说什么,欲言又止,还是出去了。

  ……

  华灯初上,崇川市有斐大酒店在夜色里灯火通明,门口的喷泉全部打开,一辆接着一辆的豪车在酒店门口小广场停下,一对接着一对的嘉宾陆续走进西欧风格的凯旋大门。

  宴会大厅,装点地金碧辉煌。衣香鬓影,觥筹交错。

  夏一冉穿着一身CHANEL英伦风商务连衣裙,简洁的黑白色,右手手腕上戴着两只黑色、白色宽边手环,披着一头棕色波浪卷发。

  大方、干练。

  来宾们的目光或多或少地落在她这边,她微笑以对。

  “夏总,陆总来了!”机灵的安拉趁夏一冉和客户打招呼的空档,提醒她。

  夏一冉回眸……

  身材高大、挺拔,外表稳重,气质成熟的男人,着一身黑色西服,朝这边不疾不徐地走来。

  夏一冉嘴角自然上提,露出一个发自肺腑的甜美笑容。

  “舅……陆总!”夏一冉差点就喊出了私下里对陆遇寒的称呼,意识到场合不对,立即改口!

  陆遇寒,唐皓南的舅舅,今年三十四岁,只比唐皓南大六岁!

  男人成熟刚毅的俊容上露出淡淡的柔和的笑,目光宠溺。

  “怎么又没带女伴?”她笑着问,印象中陆遇寒从没带过女伴在公共场合出现过。

  侍者送来香槟,陆遇寒拿了两杯,将一杯递给她,他淡笑着,绅士地问:“夏小姐,请问你今晚可以做我的女伴么?”

  夏一冉先是一愣,转而笑了,“舅舅,没想到你也会幽默!”她小声地说,接过香槟。

  她当陆遇寒是长辈,是和蔼可亲的家人,轻轻地跟他碰杯,喝了口香槟。

  “我这人最不会幽默了!”陆遇寒嘴角染着笑意,目光却如磐石坚定。

  所以,他是认真的!

  夏一冉突然觉得陆遇寒有点不对劲,还没容她思考,现场出现了骚.动声。

  她和陆遇寒一同看向门口方向。

  黑色礼服,白色衬衣,颈间缠绕黑色丝带,尊贵之中,多了飘逸。他仿佛无论穿什么衣服,都那样好看,迷人。而且,无论出席任何场合,都会引来万众瞩目。

  含.着金汤匙长大的,天生的王者,就是如此。

  夏一冉的心脏是这几年被唐皓南“训练”地强大的!

  但是,当她此刻看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亲密地挽着唐皓南的手臂出现时,那颗强大的心脏还是被震到了!

  即便妹妹夏可姗还是名学生,在场的宾客里,还是有人认出她了!

  唐皓南今晚的女伴不是他的正牌老婆夏一冉,却是小.姨子,这让人不得不联想什么!

  看着夏可姗脸上那娇羞的笑容,夏一冉的耳边响起了警钟!

  难道唐皓南连她的妹妹也要染指吗?!

  唐皓南犀利的目光一直冷盯着夏一冉,这该死的女人,居然连他舅舅也勾搭!

  “舅舅……”唐皓南携夏可姗在陆遇寒面前站定,无视夏一冉,冲陆遇寒打招呼,夏可姗也跟着喊了声“舅舅”。

  陆遇寒淡笑点头,右手拍了下唐皓南的肩膀,一副长者对晚辈的和蔼,“带我去引荐引荐!”陆遇寒说着,将唐皓南拉走了,撇下了夏可姗。

  “姐、姐夫!”

  “你跟我来!”夏一冉很感激陆遇寒拉唐皓南走了,也不管他是不是特意的了。她拉住夏可姗,就去了会场后门方向!

  “夏可姗!你脑子进水了吗?唐皓南是你姐夫!”

  “姐夫?亲爱的姐姐,他有拿你当老婆吗?他可是亲口跟我说的,他根本不爱你!你在唐家也就是个傀儡,你们迟早是要离婚的!”

  酒店的安全消防通道,夏一冉和夏可姗在争吵,夏可姗句句讥讽。

  听着她的话,夏一冉满心悲哀,嘴角讥讽地上扬,“夏可姗,你以为唐皓南跟我离婚了,你就能嫁给他了?唐皓南当我们姓夏的都是的仇人!”这个妹妹向来任性,但她看在她年纪小,又是自己亲妹妹的份上,不能不管她。

  虽然他们只是同父异母,虽然……

  “夏一冉!你得了吧!既然姐夫那么对我们家,那你怎么还不跟他离婚?!”  夏可姗尖锐反驳。

  夏一冉无言。

  “你没话说了是吧?我妈说得没错,你就是个贱人!”夏可姗又骂了她一句,然后,提起礼服裙摆,跑了。

  安全通道里,随着声音的消失,声控感应灯暗下,夏一冉双臂抱着胸口,站在黑黢黢的过道里,身子疲惫地靠上了冰冷的墙壁。

  呵……贱人……

  眼角有温热的液体滴落,眼球没那么干涩了。

  酒会还在继续,魅力无与伦比的唐皓南犹如众星捧月,只是,他那双迷人的黑眸一直在逡巡着一个身影,一遍又一遍,都没看到想看到的那个人!

  “失陪!”邪魅的微笑收敛,冷淡地说了句,丢下一众宾客,出了会场!

  “姐夫!”夏可姗提着裙摆追了出去,唐皓南上了一辆黑色轿车,扬长而去!

  ……

  夏家老宅

  夏一冉的突然出现,让夏家佣人很是意外,因为这位大小姐自结婚后,就没回过娘家一次!

  顾秀云从乳白色螺旋式楼梯慢条斯理地下来,在楼梯中间的位置站定,她双臂环胸。居高临下的姿态,风韵犹存的脸上扬着刻薄的笑。

  “哟,夏家大小姐还记得娘家的大门啊!”

  手里捏着晚宴包的夏一冉微仰头,“我是来找我爸的!”

  顾秀云冷哼,脸上嘲讽的笑意更深,缓步下楼,“你还有脸见你爸?”慵懒的语调,语气尽是嘲讽。

  “唐皓南整咱家公司的时候,你爸要见你,你怎么没见他啊?”顾秀云已经下了楼,穿着手工旗袍的她,身材娉婷、优雅,然,话语里,夹枪带棍。

  “唐皓南整夏家公司,是你们咎由自取,我凭什么帮你们收拾烂摊子?当初你们把我送上唐皓南的床.上时,怎么没想到今天?”

  往事不堪回首,看着这位后妈,夏一冉心头的怨,像一团棉花,堵在心口窝,不疼不痒,却闷得让人透不过气!

  顾秀云的脸色瞬间就变了,表情紧绷、僵硬,牙齿紧.咬!

  “行了,我爸不见我没关系。我来是想提醒你们一句,把你们的宝贝小女儿管好了!和姐夫乱这种事上了新闻,到时候,丢的是你们的老脸!”夏一冉没有对后妈客气,对她不好的人,她凭什么客气?!

  然而,就是那样的猝不及防,顾秀云卸下了她的优雅外衣,扬手就扇了夏一冉一个耳光!

  夏一冉的半边脸颊顿时泛起了五根手指。

  “说我女儿勾引你男人,怎么不怨你没本事抓.住唐皓南的心?没用的东西!陈妈!把她给我轰出去!”顾秀云咬牙切齿地说,一句走去了楼梯口。

  夏一冉看着那道背影,左脸颊火辣辣,“夏可姗要是再接近唐皓南半步,我就对他说出当年的真.相,到时候,你们就等着破产吧!”

  “哈……呵呵……”走到楼梯上的顾秀云转了身,嘲讽地笑出了声,“你还真不自量力,唐皓南会信你吗?就算信了,又如何?你可别忘了植物人童依梦!”

  童依梦,这个名字,让夏一冉心底深处的脆弱无处遁形。

  她像个罪人。

  ……

  童依梦,唐皓南心尖上的人。他们是一对恋人,唐皓南原本要娶的人是她。

  四年前的一个夜晚,夏一冉被后妈顾秀云设计,送上了唐皓南的床。

  他们被童依梦捉奸在床,童依梦经受不住刺激,失控地跑了,出了车祸,成了植物人,至今还在医院里躺着。

  运河边,码头,夏一冉手里拿着一听啤酒猛灌,喝完后,将易拉罐用力地抛进河里。紧接着又开了一听,脑子里尽是那些不堪的往事。

  男人挺拔、高大的身影朝着这边走来,在她身后不远处站定,一双幽深的眸,终于得以放肆、贪婪地看着那抹身影。她的人生之路上,布满荆棘。

  即使布满荆棘,她也走得优雅、从容。从不软弱,从不流泪。

  因为,她是一只浑身带刺的刺猬,有刺的保护,那些荆棘如何能伤到她?

  可此时,陆遇寒却听到了她的哭泣声,声音哀婉、凄凉,犹如杜鹃啼血。

  她醉了,脑子晕了,控制不住珍贵的眼泪,肆意流淌。好像能冲淡胸口的沉闷,好像大哭一场会好受一点!

  夜晚,明月,河边,码头,一个伤心的女人,一扎啤酒。

  画面忧郁、伤感,那道孤单落寞的身影,惹人怜惜。

  陆遇寒是那样情不自禁地走了过去,潇洒地在她身边坐下,淡淡的烟味混合着男性的成熟气息,夏一冉失望地转过脸,不是他。

  不是唐皓南。

  那个曾经能第一时间找到在河边找到她的人!

  不是他!

  眼泪掉得更凶,“舅舅……”低低地喊了句。

  陆遇寒轻轻地拍了拍自己挨着她的右肩膀,她扁着嘴苦笑,头自然地靠在了他的肩头,闭着眼,泪水汩.汩落下。

  她的眼泪大半是为唐皓南而流,陆遇寒懂。

  右臂伸出圈住了她,轻轻地拍着她的臂膀,“你什么时候才不会为晧南那小子流泪?”

  “快了,快了……”她笑着说,深吸气,擦了擦眼泪,“舅舅,我请你喝酒!”她转过头,笑容简单,拿着一听啤酒,递给他。

  月光下,她看起来像个孩子,转瞬,爽快地拉开拉环,仰头就喝。

  陆遇寒见她这样,唇角上扬,也开了拉环,陪着她喝,陪她疯。

  在夏一冉心里,陆遇寒是长辈,一个很和蔼的长辈,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。而且,他和唐皓南的关系很不错,唐皓南也很敬重他。

  对陆遇寒,她没半点防备。

  唐皓南在会场发现她失踪了之后,以为她受不了刺激,提前回家了,回家找了,不在。

  找了一大圈,才找到这!

  没想到的是,她居然和他的亲舅舅肩并肩一起坐在码头喝酒,还有说有笑!

  瞬间,气不打一处来!

  从来,都是他第一时间能在这找到她的!

  她想怎样,勾引他舅舅吗?!

  夏一冉,你还真不要脸!

  “你给我起来!”怒气冲冲的男人,冲到他们身后,一把将坐地上的夏一冉拉起,动作粗.鲁野蛮,夏一冉惊呼,身子不稳,靠在了他怀里。

  “晧南!”陆遇寒站起身,冷声喝斥。

  “舅舅,她虽然是您外甥媳妇,但是,深更半夜,孤男寡女,这样,让外人看见了,不好吧?”唐皓南一只手臂占有性地圈住夏一冉的腰,嘴角勾着讽刺的笑意,不怒而威的气势。

  这是唐皓南生平第一次对陆遇寒出言不逊!

  因为了夏一冉,这个他弃之如敝帚的有名无实的妻子!

  “你放开我!”夏一冉挣扎。

  “你给我闭嘴!回去收拾你!”唐皓南喝斥完,一把将夏一冉打横抱起,如帝王抱着宠妾的姿态,从陆遇寒跟前离开——

  留在原地的男人,双拳紧紧攥起,后牙紧.咬,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女人被自己的外甥抱着离开,一只易拉罐被他踢飞,落入了波光粼粼的河面!

  ……

  夏一冉被唐皓南丢进了他大红色的sahara北极版牧马人越野车的副驾驶上,喝得半醉的她,被摔得头晕想吐。

  越野车在奔驰,夏一冉没系安全带,双手狼狈地紧抓着座椅扶手,“你慢点!”

  “嗤……”

  “啊……”

  突然的急刹车,她的身子几乎要飞了出去,被他及时拉住,又落回座椅里。

  “夏一冉!你是想死吗?!”副驾驶的座椅被他放倒,他欺身压在她身上,一手紧抓着她连身裙领口,表情森冷吓人!

  发丝凌.乱地黏在脸上,夏一冉看着眼前模糊的俊脸,她又怎么他了?!

  “我舅舅你都想勾引?怎么着,独守空房四年,寂寞难耐了?!”不得不说,她迷离的眼神,凌.乱的发丝,玫瑰色看起来柔软粉润的双.唇,柔软的胸.部,以及这暧昧的姿势……

  还真勾起了他的兽.欲!

  下腹如被灼烧般,疼了!

  除了被她设计发生关系那晚,婚后四年,他没碰过她!

  “唐皓南!你胡说八道什么!”这个变.态居然连他的舅舅也要怀疑?!

  “别把别人想的跟你一样龌龊、无耻!”她不怕死地又反驳了句,因为想到了妹妹夏可姗!

  “哈——你还敢跟我讲这个?当年是谁不要脸地爬上我的床的?!”一把将她拽了起来,她脸上的发丝垂落。

  “你的脸怎么了?!”红肿的半边脸上,清晰地印着五指红痕.

  “谁干的?!”

  唐皓南又爆吼了一声,居然有人敢打他唐皓南的人?!

  心口一紧,坚硬冰冷的一颗心,猝不及防地又疼了……

(未完待续.......)


↓↓↓↓继续阅读,请点击下面“阅读原文

  • 宝宝早教知识

    0~10岁孩子的培养问题绝不能等;0~10岁影响孩子的一生!这里有新鲜的育儿资讯,全面的教育理念,我们只想给孩子最好的。愿做孩子快乐成长的陪伴者,愿做天下父母的知心人合作QQ:87864976193833

我要点评